栏目导航

www.122988.com

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122988.com >

孙宽 李子得到了它最好的 ——北海道随笔(二)

时间:2019-10-06

  哪怕只有一个人,把我的书反复地阅读,从中找到一些“活”的力量,或者“生”的乐趣,那么,我今天的坚持就是值得的。

  种植果园的果农(很抱歉,他的名字我们都没记得,中村君也不知如何翻译他的果园名字)非常自豪,他今年的收成相当不错。虽然现在正是大忙季节,但是果园还是开放半天给游人参观品尝。

  我和马克都享受北海道乡下生活的种种细节,因此都趁机问了不少问题。马克小时一定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小孩,虽然他问的问题似乎都很离题,而且非主流,但我跟着涨知识了。

  我把马克的问题翻译给导游中村君,中村君再翻译给果农,然后中村君和果农说了一大段日语后,再用中文解释给我听,我再把我理解了的大部分翻译回给马克。

  不过一会功夫,马克就把我和导游都甩了,他和果农居然也能聊明白。果农说他没学过英文,只是通过世界各地游客的来访,他就这样慢慢学会了不少。

  现在哈密瓜已经过季了,开始采摘的有李子、苹果等。马克问了不少有技术难度的问题。比如,这些李子树,几年才能结果?每一年都会结更多果实吗?收获的果实,卖不完怎么办?酿酒吗?这里的葡萄酒销量如何?土壤气候对酿酒有影响吗?如何分辨果子酒的成色?这些果子酒主要自己喝,还是也销往外地吗?等等。

  最厉害的是,果农真的能说出每种果实的品种、土壤及气候对酿酒的影响,还把他做的记录给我们看,这还真惊艳到了我。

  李子不常能吃到特别好的,在新加坡买的李子一般都不怎么甜,长途跋涉而来的李子,通常都是没太熟就被摘下来的。现在在果园里,我一定要吃到熟透了的李子过过瘾。

  果农说,你看这个李子,颜色越深、越暗的,才是差不多熟了的。李子最美的时候是由青转红的时候,它的颜色最亮。但那个时候,吃起来还比较生涩,颜色开始沉淀下来,就离成熟不太远了。

  你们再用手轻轻摸一摸,捏一捏,那些长相挺拔坚硬的都还没熟,摸上去软软的,暗红发紫的,才是最好,口感又细滑又香甜。

  我比较保守,还是怕摘错了果子,摘下来不好吃,扔了多可惜,再说咱也不好意思浪费。所以我就跟在果农后面,看他怎摘,他摘下来的一定都是熟透的。

  真好吃啊!吃一颗熟透的,地道好吃的李子,比吃一筐生涩的都过瘾。李子的果肉柔软、细嫩、多汁,果肉和果皮已经慢慢开始分离,轻轻一撕,就可以顺便剥下外面的表皮。

  我真的不记得,我上次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好吃的李子,可能小的时候在乡下时吃过吧?实际上,我们在乡下也没有种过李子,实在不记得了。

  新加坡能买到的李子,很难吃到这样鲜嫩柔软、香气怡人的。我还着实大口大口吃了好几个李子,果农看我吃得开心,满脸的喜悦。

  我真想再多吃几个,不过北京人常说“桃养人,杏伤人,李子树下埋死人。”意思就是李子属性寒的食物,不宜多吃吧?

  其实,开始我不太敢这样吃树上直接摘下来的果实。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,他们不打农药吗?难道这些农药是可食用的吗?

  果农说,他们这里很少用农药的,这都是天然的。他们只在春季打一次农药,而且农药都是可食用农药。我第一次听到“可食用农药”,就是说这些农药对昆虫有杀伤力,但对我们人类没有杀伤力,是可安全食用的。

  第二个问题,即使不打农药,这些果实在外面招土招灰,日晒雨淋的,都在树上站了一个夏天了,难道不脏吗?

  这个问题我当时没好意思问,看别人吃咱也吃呗。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吃从树上摘下来就直接吃的果子。以前在瑞士的早市上买水果,可以马上吃,是因为那里的水果商,都把水果洗干净了才拿出去卖的,就为了他人方便,顾客买了马上就可以吃。

  我一边吃,一边看果农热情指点其他游客去采摘熟透的李子。李子吃饱了,我们又去摘苹果,摘苹果的难度更大,因为不是最红的苹果,就是最熟的。

  反而是那些看起来已经不那么太红,颜色已经开始沉淀的,才是比较熟的。不过,我看了半天,其实非常难区分将要熟的,和已经熟透的苹果。

  我只是尝了几块别人摘的苹果。我发现同样的富士苹果,都在这一片果园里长大,而每个人摘的苹果味道都有一点不同,有的偏甜,有的清香,有的酸甜多汁。接着尝下,可能还会有更多感受,可我已经吃不下了。

  总之,这个季节的苹果都是香脆可口的,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酸甜一点的,一口咬下去“咔嚓,香港马会宝贝心水论坛,咔嚓”脆生生的,汁水四溢的口感,真的是棒极了。

  我们最后跟着果农,从苹果园去葡萄园时,穿过一小段果园内的土路,土路边上摆着很多大筐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筐里面都是游客吐的果核。

  我想象不出,竟然有这么多李子核。了解日本垃圾分类,各种不同种类的垃圾,要分得非常细。果农说,这是很少的一部分果核呢,就是这一两天的,我们的垃圾一个星期才来收集一次。

  我问他,被游客吃掉了这么多果子,他的果园不会亏损吗?毕竟最后来买的人,还是少数。

  这么少啊?我又接着问,这么多水果都被白白吃掉了,何不卖去东京,卖去本州岛,出口到国外呢?果农说我们也有一些卖去外地,或出口到国外。不过,这些李子要在不太成熟的时候,就被摘下来,对李子不太好。应该等到它们完全成熟的时候,才摘下来吃啊。

  我们一起来来到他的水果店,我注意到柜台里的水果都写得非常清楚,一天吃的,两天吃的,远处还放着一些可以放置时间更长的。

  他继续说,我们已经有足够的钱,买一个小房子,小车子,运货的车子,我还有这么大一片果园。即使只有百分之三的人买我的水果,收获的季节过去,赚回来的钱,也足够我们过一个漫长的冬天,足够我们明年果园的费用。

  他说到这里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。我刚想问,如果这样子,这么辛苦劳作一年,为的是什么呢?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,他又接着说......

  “最重要的是,我很开心啊!我的李子都被客人们吃掉了,它们都是在最成熟、最好的时候被吃掉的。我的果园,每天都迎接许多快乐的、来参观的客人。春天的时候,客人们来看花开,夏天来看到青青的果子成长,秋天来我果园的人,都吃到了他们自选的、最好的果实。李子都被高高兴兴地吃掉了,这是最重要的呀。”

  原来,在他看来,每个李子都找到了它们最好的归宿,而那些运往海外的李子,考虑到运输过程,都在没成熟的时候就被摘下来,对于李子来说就不是最好的归宿。

  日本人的这种“物道主义”,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还没被完全接纳的“人道主义”,这还真是非常有趣的。

  我们和食物之间的关系,也和人与人之间一样,就这么简单。我们快快乐乐地吃下食物。对于食物这个生命个体,能被我们快快乐乐地吃掉,也是它最好的归宿。

  孙宽:原名孙宽余,南京大学文学硕士。曾做过播音主持,经商从教;曾在香港、新西兰、美国、中国蓝新闻客户端特派记者丨观礼台上的浙江华,新加坡等地工作和学习;现旅行和自由写作,定居新加坡。2016新年前创办微信公号《宽余时光》,目前已发文300余篇,部分作品曾发表于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和国内报刊杂志。现为新加坡文艺协会会员,受邀理事,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永久会员,著有文集《遇见都是初恋》。

  感谢您的阅读和赞赏,感谢您订阅和关注《宽余时光》(ID:kuanyushiguang-sky),欢迎转发和转载,转载请联系孙宽(微信号:kuanyushiguang)。

  图片来自网络。使用二维码赞赏的读者请留下姓名,让我能有机会向您表示感谢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